别问我试管多少次,第4个代母移植成功,我还在努力中.....

有一百个理由可以悲观

我不过把悲观的力气

省了一半下来

静待花开


我曾是北漂,在北京打拼十年,和老公也相识在那里,又一起回了山东老家。

万事皆有两面,生孩子这事,曾以为最简单,年轻时防着备着,都要不请自来,真想要时,千求万求却让你尝尽人生失意。

生活就是这样吧,谁没有含辛茹苦?走过这一路,你便明白,总有些东西,你需要持一份敬畏、一份谦卑。易得的会去,历经艰难的,才会弥足珍惜。

山重水复,千沟万壑,受过的一切终将回馈你别样的生命礼物。


1

2008年,我33岁,这年又怀孕了。没想到,自此,却和自己怀孩子这事挥手作别。

这之前,一直避孕。我做市场营销,一出差就半个月,即便这样,还防不胜防,总有不经意怀上的。奔事业、没准备好,总之各种理由说给自己,最后怀上的都没要。

这次怀上时,我和老公已经回了老家,生活安稳,也觉得年龄不小,可以要了。

说来,是自己作的,总觉得怀孩子容易,也没太在意。怀孕头四十天,因为卖北京的房子,从济南往返北京就跑了三趟。先生出差,我五点多起来给他做早饭。结果,他回来那天,就见红了。

去医院查不到胚胎,医生担心是宫外孕,不敢用药,后来就流产了。

没想到,之后去检查,老公没问题,我却有比较严重的腺肌症,怪不得这么多年一直被痛经所扰。这也算子宫内膜异位症,很多人异位是在盆腔内,我则是到子宫壁,子宫被撑大了。直到现在,子宫就跟怀孕两个月似的,每次做B超,大夫一眼就看出来了。

就此,开始了漫漫求医路。

朋友介绍上海浦东的老中医,每隔两个月就去看,跑了一年多。人的潜力都是被逼出来的吧。开的中药是小药丸,每次两三把,难吃。刚开始一吃就吐,吐了很多次,现在一大把药丸,两口水就送下去了。我笑说已对中药刀枪不入,怎么吃怎么来。

去青岛看,在济南看,药吃了无数,除了中间怀过一次又流产,始终没动静。

看过的中医,都说虽因腺肌症着床困难点,但还是能自己怀。一直这样说,我也信了。为治腺肌症,打针为停经数月,这样的法子也使了,改善有限。

人总有心理预期,寻医问药,调理身体,不觉便是三年,兜兜转转似乎还在原地打转,当初的信心便也一点点坍塌了。


等不起了,2011年,终于决定转向试管。

那时的济南,人们观念还相对保守。为做试管跑医院,自己都觉得不好意思。纠结归纠结,真开始做了,矜持也就放下了。想要孩子啊,这最大、最原初的动力,推动着自己,一路披荆斩棘,跨过那些体力、心理上的障碍。

这个过程,是破,也是立。

国内取卵还算顺利,初期胚的级别也比较高。第一次取卵6颗,3颗初期胚,移植三次,最后一次移植成功,却在孕后50多天胎停育。第二次取卵3颗,配成一颗初期胚,质量不好放弃。第三次取卵8颗,配成6颗初期胚,移植三次,均失败。

一个个数字,如今道来轻松,当初却都是难耐的心理煎熬。移植了那么多次,无非是在一次次惴惴不安里,满心期待又灰飞烟灭,落些悲凉。

有次已经在医院了,七八个人排在诊室门口等着移植,没想到医生径直朝我走来,说胚胎解冻后质量不好,不适合移植。我就傻傻的怔在那里了。

试管这事一直没告诉老人,怕他们担心。那次移植后怀了,觉得是好事,便跟爸妈说了。没想到,50多天胎停育,老人挺失望,我只觉压力更大。药流时很痛,我便借着这疼劲,哭得稀里哗啦。太辛苦了,太憋屈了,放纵下自己,想哭就哭个够吧。

要说,我算是神经大条的,很多事情还蛮能想得开。每次失败,黯然落泪,几天后又缓过来了。但这一而再,再而三,望不到头的无望终究是折磨人。

医生不会解释为什么失败。做试管前后,我都经历过胎停育,一直以为是胚胎的问题,后来才意识到,可能腺肌症才是元凶,因为即使怀上,子宫的营养供不上,也会导致停育。

没想到,这点在之后有机缘去了英医院,得到了证实。


3

神户是福地,从踏上这片土地,心境便也明媚开朗了。

那时,经常泡在网上,试管这事,跟周围人没法说,倒是网上碰到的姐妹都是同路人,互相鼓励。有一天偶然看到了英医院的介绍,邀请大家去日本赏樱花、参观医院。

当时已在考虑海外就医。泰国感觉有点乱,美国远,都否了。看了介绍,我便跟先生说,要不去北京办事处看看?很奇怪,很快订了行程,去和医疗助理聊了,便莫名的信任,当天便定下来。

2015年,日本首诊。盐谷院长待人亲切,他仔细看了检查报告,说出的话却着实让我一惊。“你的腺肌症太严重,继续尝试只怕是浪费胚胎,考虑代孕吧。” 每个字都打在心里,眼泪没下来,心里却哇凉哇凉的。 国内就诊,这么艰难也过来了,无非想当个妈妈。难道不是经历十月怀胎,才有真正当妈妈的感觉么?

先生在一旁听了,却答应“好”。原来他看我这一路辛苦,其实已有此想法。“万一真要在大人和孩子间做选择,我会有多难。”他考虑得更理性。后来翻译薇薇告诉我,日本医生很谨慎,我是国内去的患者中,第二个被建议代孕的。

内心挣扎良久,最终被说服。想通了,放下自己生的念想,倒也得了一份轻松,我可以专心调养,只为取卵了。

接下来的取卵,并不顺。愈发体会到,年龄每长一岁,身体的变化已悄然发生。之前尚觉取卵容易,在日本,却多次碰到空泡。

2015年5月,拮抗法,取卵3颗,1颗受精卵,未走到囊胚,培养终止。8月长方案,取卵5颗,1颗初期胚,2颗囊胚。11月取卵3颗,1颗受精,后培养终止。2016年3月,微刺激,采卵均空泡。就这样,近一年的时间,攒下1颗初期胚、2颗囊胚。

虽然取卵没有预期的顺,但日本的就诊环境、医疗服务和国内反差太大,情绪自然舒缓了。先生多年未见的老同学在名古屋,每次赴日,会友、赏景也成了重要的事,倒让人期待了。

即便不是自己生,也是在和时间赛跑,继续取卵的同时,已启动了在美国的代孕。


4

其实,从放弃自然怀,转向试管,放弃自己生,转向代孕,起初都以为会速战速决。已经退让一步了,还要怎样呢?可是,曾以为的短跑,生生拉成了漫长的马拉松。

所有的过程,都是磨难,就连代孕,也是一波三折。

挑选代母时,我没选太年轻的,最好生过孩子,这样更容易着床,心理上不会太紧张,饮食上也注意些。

不仅我们选,代母也有权利选择客户。是否是单亲家庭、同性恋,这都是她们考量的因素。当然,更主要是双方能否对上眼吧。记得有个代母,我们认可,视频时她的两个孩子还过来打招呼,但她却没选上我们。

终于,确定了第一个代母,32岁的Cynthia。2016年3月,胚胎从日本寄送到美国。移植前检查,她的子宫内膜只有6.2mm, 太薄。后来施行清宫术,休息三个月后,移植一个初期胚,失败。这时,已经耗去整9个月,而Cynthia的内膜厚度始终不理想,我们最终决定更换代母。许就是缘分不够吧,后来我还在挑选代母时,得知她已为别的客户移植成功了。

第二个代母Paula,已经确定后走到医院初审这步了,结果审核资料时发现她有哮喘。虽然药物对孕期不影响,我们还是放弃了,实在不想有半点差池。

第三个代母也是已签约,却又因她妈妈发生意外,未能开始。

第四个代母Tomasa,37岁,有3个孩子,曾为别人代产过。选她时,我实在已觉心累,看了资料,客服说她脾气好,便连视频也未通,就定了。

2016和2017年,我继续赴日取卵,虽有两次都培养终止,最终攒到2颗初期胚、2颗囊胚。

2017年6月,胚胎再次寄送到美国,采用二阶段移植术植入。一周多后检查,HGG水平轻微上升,我们很兴奋,这次有戏了!万万没想到,7月4日,判定生化妊娠。

心情落入谷底,我是那推石头的西西弗斯么?没有选择,永无胜算?

再次赴日取卵,本以为调整好心态了,一见到翻译薇薇和小雅,眼泪便扑簌簌往下掉。我很少情感外露,这次却完全绷不住了。见她俩便觉见亲人似的,只想释放,惟她们,清楚我这一路有多不易。

以前她们开玩笑:“姐姐,不想再见到你了。”因为见不到,便是有好消息了,可一切,远非如人愿。

薇薇赶紧安慰我:“姐姐,好事多磨。坚持住,只是时间早晚的事。”

没想到,2个月后再次移植,真的成了。


5 

移植成功后,Tomasa和我定期微信联系。选择了,就信任她,我们连视频也通得不多。

预产期是2018年5月,3月我和先生赴美,和Tomasa第一次见面,也考察下月子中心。那天,她带着二儿子、女儿来宾馆。我英语不太好,先生更不会,虽然交流有障碍,见面却觉得亲切,像见家人。

“宝贝,你妈妈来了,让她摸摸你。” 她示意我的手靠近她的肚子。那一刻,万千感慨,朝思暮想的女儿,终于和你靠得这么近了。

Tomasa始终称呼“你家的宝宝”,其实也是很职业的一面。她也曾坦然告诉自己的孩子,她不过是助人者,帮助备孕困难的夫妇得到一个孩子。

怕代母提前生产,预产期前十天我们再次赴美。选定了朋友推荐的月子中心,中心提供宝宝衣物、纸尿裤、汽车提篮等。我们第一时间把住址提供给代孕公司,因为所有重要的文件,诸如出院时需要的法院判决书,都需要提前寄到。

生产前一天,我在病房陪了Tomasa一晚。第二天早上九点钟,用上药,宫口马上就开了。我在她身旁,医生说做深呼吸:1、2、3……数了十秒,然后数第二个十秒时,孩子就出来了,感觉一分钟都不到。女儿清亮的哭声传出来,我亲手剪掉脐带,7.7斤。看着这个小人儿,泪奔涌而出,跨越了千山万水,终于等来了这一刻。Tomasa也哭了,我们都很激动,也许心里都翻腾着不同的感慨。

出生后,我一直抱着女儿。医院也要求在一个小时内,婴儿和妈妈要有完全的肌肤接触。然后孩子被抱到育婴室,医院规定必须在育婴室呆两天,父母可以随时去,但不能抱走。

我们告知医院需要出生纸及社会安全号,因为有了出生纸才能办理旅行证和护照。出生纸在两周后到出生地的人口署领取,社会安全号约2-3周会寄到。

出院时,医疗费当时一般结不清。我们等了一段时间,再和医院确认,并让医院出具结清证明。这也是友人提供的经验,以免再入境时,签证官以此为难。我们还做了出生证翻译、中英文同名翻译、疫苗卡翻译认证。如果孩子以后在美国上学,黄色疫苗卡是必须的。

宝宝出生后,一件重要的事就是做DNA检测。检测时父母、孩子都要拍照、提取唾液。检测结果五天左右就寄到,之前友人提醒无论平邮还是快递,千万不能拆开,因为中国大使馆要求办理旅行证时当面拆封。

我们在美停留了四十天,因为孩子的护照和旅行证同时办,也要20天左右。回国时,向航空公司申请婴儿摇篮,当时川航电话很难打通,还是托国内朋友联系的。摇篮得早预定,因为一个航班只提供几个,如果晚可能就没有了。

孩子出生后,我们一直喂着水奶,回国时也带了不少。过海关时,孩子用旅行证入境,海关并没有问什么。

等待了这么久,终于带着这个小小人儿回国了。


6

回想这一路,我有过极度失落、崩溃,先生却一直情绪稳定。他像大山一样,永远在那里,支持你。

陪伴,真的就是最长情的告白。经历过这漫长的试管之路,我们像并肩战斗过的战友,更亲密了。

曾经,先生怕给我压力,不会表现出很想要孩子。现在,他可以毫不掩饰的去疼女儿了。女儿快百天时,有次,先生逗她叫“爸爸”。女儿开始不说话,盯着他看,突然跟着应了句“ba ”。纯属巧合,先生却激动得不行,奔走相告似的跟家人说。

这次代孕,我们原本希望是双胞胎,无奈植入两个胚胎,只成了一个。如今,我依然在和时间赛跑,继续取卵,期待给女儿再带个弟弟或妹妹。不放弃,这是信念,也是宿命。

Tomasa39了,还可以再代孕一次。我前天又签了她。虽然年龄大了,但她体质很好,也算和我们有缘。我奶奶是虔诚的基督徒,Tomasa也是。奶奶每年给教会捐款,我也同样。这两年,我每月固定给公益组织捐款。“爱出者爱返,福往者福来。”对此,我越来越深信。

原可以悲观,可以放弃,我不过把悲观的力气,省一半下来,就是这样被磨了性子,也终见到花开。

“不要轻易放弃,做母亲的权利。”我把说给自己的话,送给那些同行的姐妹们。


采访手记:

“真不容易啊。”听完菁的故事,不由得在心里感叹。

她所受的,比别人多了许多。但言谈间、语气里,又如此平和、淡然,仿佛说的是别人的故事。

求子外的人生,诸事顺遂, 也算世俗生活里的人生赢家。惟独要孩子,曾以为最容易的事,偏偏让她千难万难尝遍。

 “神经大条”,她多次形容自己的词。把负能量尽快的转化,这是她乐观的性格使然,也是走过这一路历练出的人生智慧。同样的磨难,有人被打蔫,有人却在夹缝里也活出了昂扬姿态。

“用尽了全身的力气,我只抵达了生活的平凡。”   历尽煎熬,咀嚼过万千滋味,对平凡中的幸福,便有了会心一笑。

免费预约·咨询专家
  一键预约